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童心中的童话

愿意让你的手牵引,渴望心儿随着你飞扬,枕着油墨的芬芳入眠,牵着月光如梦...

 
 
 

日志

 
 

天堂海驴岛  

2014-06-20 07:56:28|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文字/芊芊若水

       首先请去海驴岛的朋友们爱护环境,尊重那些美丽的精灵!

       半个月前计划去海驴岛,因为没有适宜的天气一直没有成行。前天看到天气不错,就约好了旅行社昨天出发去了海驴岛。与人文景观比,我更喜欢自然景观,那些没有经过人工雕琢的原始态更令我神往。也因此,我用心度量了海驴岛,用脚丈量了成山头。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行程终于站在去往海驴岛码头的时候,心里竟然有些忐忑。望着眼前即将载我离开码头驶向海驴岛的那条小渡轮,心之向往的眺望着海驴岛的方向,距离1.5公里却看不到,它在雾中。
       从船尾上船,我坐在了距离门口最近的位置上,希望能够在船停下来的时候第一个登上海岛。看到很多海鸥围着船飞翔,知道一定是在船头有人喂海鸥,果然,那些海鸥不时的向船头的位置俯冲下去。曾经在大连到烟台的轮渡上,我也将带在身上的面包全部扔给了海鸥,令自己饿了几个小时的肚子。今天我背了五只大喜饼给岛上的海鸥,给自己带了一只小饼,一只鸭蛋, 一瓶牛奶,一瓶水。比较自私哦,自己的食品如此的丰盛。
       船距离海驴岛越走越近,我从船窗探出头遥望着它,在北面最高处有一个白色的灯塔,从被至南蜿蜒着渐渐走低。近了,海鸥越来越多,礁石上,岩壁上,天空中到处是海鸥,有飞着的,有站在岩壁上休息的,有结伴在一起的。真想与它们一起飞呀!
       船到了海驴岛码头,这是一个小的旅游码头,一次只能停留两只船。我并没有第一个走出船舱, 似乎不想那么快就揭开它那美丽的面纱,我要先在心里与之交流,令我们之间彼此心领神会。一个腿不好的大姐走过我的旁边,我搀扶了她一下,在她的后面走出船舱,那个大姐在工作人员的搀扶下开始下船,而我则在她旁边跳下了船站在了码头上。
首先感受到的不是眼睛看到的,而是耳朵听到的海鸥的歌唱。这是一次自由的旅行,导游因为没有证件不让她上岛,也因此,我的耳朵是清净的,眼睛也会因此明亮,脚步因此轻快。我慢步走上海驴岛,刚下码头一行字映入眼帘---- 黑尾鸥之乡。黑尾鸥我来到了你的家乡,也许我会用两个小时来参观你的家,我会小心的努力不破坏你家里的一草一木,并爱惜、疼惜你所有的孩子们。黑尾鸥我来了!
       站在始点,环视了一下四周,可以选择直接上山,也可以选择先走栈道。我先选择了栈道,第一脚踏上悬空的栈道有些许的害怕,虽然不看高可那些铁丝下面是海水是岩石哦。走了几步似乎就习惯了这样的行走,也许这里曾经是我的家,上辈子我一定是这个岛上的一只黑尾鸥,也因此我对这里有着特殊的情愫,望着岩石上那些飞翔的、跳动的鸟儿,我的泪水流了下来,我回家了。
       一个女孩走近我身边:“阿姨,你怎么了?”我不好意思地擦去眼角的泪水说:“没有什么,是沙子迷了眼睛。”我请女孩帮我怕张照片,就站在栈道上,我不光留下了自己的泪水、身影、还有我的心。我从包里拿出准备好的喜饼开始扔向那些鸟,那么习惯了吃海里的肉食,今天我带给你们的是人类的食品面食。在南面我扔掉了两只喜饼,尽量让眼前的海鸥都吃到小快我带来的食物,也许对它们来说这也是美食。东面过不去,穿过隧道来到了北面,这里更美,我不断的扔食物给它们,每次都是小小的一块。望着它们抢食我的食物,我也因此更加的开心快乐起来。 一对夫妇在快乐的拍照,几个女孩在海湾与海鸥一起戏水,等我走近了,那些戏水的人们已经进入了前面的高台处,我蹲在水边,用手机拍下了这些游水的海鸥。

       在海驴岛这个北部的小海湾里它们很安静,天空中那些飞翔着鸟的叫声,吵闹声似与它们无关,这里是它们的天堂,也因此,它们静静的喜欢着这里,彼此凝望着,恬静地享受这这份美好。在照片的右侧有一个竖着的高高的岩石耸立着,海水把它与海驴岛分开,也因此,它们虽是亲人,根系相连,却不能牵手。它们彼此相望着,把那份爱雕刻在了心底。北面这块高高的岩石就是传说中二郎神的扁担变化而来(相传二郎神挑着两座大山行至成山头附近,忽听东海之中有驴嚎、西海之岸有鸡鸣,一惊之下,扁担骤折,两座大山坠入海中,化为两座海岛,东边为海驴岛,西边 为鸡鸣岛。而折断的两截扁担化为两根数十丈高的石柱,一截竖于鸡鸣岛后,一截栽于海驴岛后,两柱对接正是一条扁担的模样。

      在栈道上我发现了几只小海鸥,一个旅友说:“这些海鸥是岩壁上掉下来的,你看它们有些鸟的头部都有伤,如果它们的妈妈不来找它们,它们会饿死的。”我真想带走它们把它们养大然后送回到这里。这是不被允许的,它们如果死了就不会被算做岛上鸟的成活率里了。它们是自然的、自由的,从这个角度来说只能祈祷它们的妈妈快点找到它们,祈祷岛上所有的鸟儿都能快乐的成长,快乐的生活。 

      前面写着游人止步,那一对夫妇登了上去,他们对这里似乎比较熟悉,我问他们这里通向哪里?他们说在上面还有一个岩洞,看它们站在前面的石台上拍照,我也走了上去,哇,这里很美,那么多自由的鸟在飞翔着、叫喊着,它们的叫声有点像人类的怪笑,声音嘹亮。我抬头仰望着它们的英姿,多么希望可以抬起双臂如它们一样飞翔,这一刻,我向往飞翔。

望着那对夫妇走进嘿嘿的岩洞,怕出危险我没有跟进,走下了那个台子,回到上山的那条路上开始登山。游人很少,那个腿不好的大姐此时已经走到了我的前面,看到我上来,她说:"你先走姑娘."听到她叫我姑娘,我呵呵的笑着说:“好的,大姐。”她说:”应该叫的没有错,上船的时候那个斜坡,我是一点点挪下来的,你是跑下去的,下船的时候我是被搀扶着下来的,你是跳下来的。“我望向她,她这么清楚地记得我?她那蹒跚的步履令我明白,此时的她多么希望自己也如我一般轻松行走。她又说:“我今年70岁了,叫的没有错吧?”我笑着说:“没有错,从年龄上来说我该叫您阿姨,可我喜欢叫你大姐,这样显的您年轻,我们没有代沟了。”她笑着说:如果距离近点,我一定 交你这个朋友,爽快、大方、利落。“我笑着说:”大姐你看到的是表面,比较光鲜的地方,也许我是一个坏人也说不定哦。“说着话快到山顶了,我不时停下来用手机拍张照片。大姐说她要等妹妹一起走,我知道她不想因为她走的慢耽误我,而我也更希望一个人走更自在一些。在山上眺望远处的海,大大小小的船上都插着一面红色的旗帜,我想那一定是国旗,这里距离韩国很近,晚上坐船早上就能到韩国了。也因此很多人从这附近坐船去韩国游玩。

岛顶有不一样的风光,那些鸟儿飞的不再高,它们此时不会在我的头顶上盘旋,我也不用戴帽子了。此时,我帽子的顶上、衣服的袖子上都已经有了海鸥送来的礼物。山的北侧有放养的孔雀,这些孔雀在悠闲的散步,
走到这里我的喜饼就只有半只了,望着这些美丽的孔雀,心中在想如果遇到是缘分,那么我与它们皆有缘。为了这份缘分,给出现在我面前的这些美丽的鸟分食我的喜饼。边走边送,到了灯塔的前面我的手里只有一小块了,望着这一小块喜饼,我想这一定是这些鸟儿留给我的了,可我舍不得吃,攥在手里继续往前走,转过灯塔走入下山的小路。在这条小路上我遇到了一只如我一样孤零零的孔雀,它悠然地在这条小路上散着步。我蹲下身来对视着它的眼睛,它害羞的转过了头,我伸出手把攥在手里的那块喜饼轻轻的送到它的前面。此刻,它不再害羞,快速伸出它的嘴巴叨住了我送来的喜饼。我快乐的望着它优美的吃相,对着它微笑着,而它竟然像没有看到我一样,旁若无人的享受着眼前的美食。

告别了这条路上最后一只孔雀,继续走下山,小路上空无一人,静悄悄的除了远处海鸥的叫声只有我轻轻的脚步声在台阶上回响。这一段的山上只有我一人,享受这份孤静带来的美好,找一块岩石坐了下来开始我与它的沟通

在这座岛上享受一上午的时光是不够的,它无法满足我内心的贪婪与梦想,我开始为自己找借口如果我留在岛上不回去会怎样?如果我在岛上住上一周会不会对这个岛产生反感呢?如果我向那些鸟一样自己可以去海里捕鱼我可以生存下来吗?我想如果环境是这样,我会努力生存下来的,努力。

我还是按时离开了这座岛屿,因为它们是黑尾鸥的家,不是我的。美丽的黑尾鸥我回家了,我要把你们带给我的美丽带走,把我的微笑留下,请记住我,来生我会来到这里与你们一样做美丽自由的黑尾鸥。

手机比较差,一个大概的影,凑合瞄一眼吧!


  评论这张
 
阅读(38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