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童心中的童话

愿意让你的手牵引,渴望心儿随着你飞扬,枕着油墨的芬芳入眠,牵着月光如梦...

 
 
 

日志

 
 

那遥远的湖  

2013-10-10 16:08:40|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文字/芊芊若水

 

        此次游览经过了众多的湖泊,在湖边停停走走看看坐坐的也只有西湖与金鸡湖,与西湖比较金鸡湖没有它那么大的名气,可我更喜欢金鸡湖一点。金鸡湖湖面更广也更静怡,它比西湖还大一点八平方公里,在万顷太湖的湖系中,它是最美的一个,也因此有着美丽的传说。

        
很久以前,一艘装满稻谷的小船在金鸡湖上行驶。忽然,一只全身闪光的金鸡从天而降。渔夫从未见过如此硕大而耀眼的公鸡,顿时惊恐万分,不知所措。金鸡跳到稻谷堆上,开始啄食起满船的稻米。渔夫猜测可能金鸡腹中饥饿,便好心的捧起大把的稻米,喂与金鸡食用。金鸡吃了很多,最后张开翅膀向高空飞去。在飞离小船之时,金鸡抛下漫天的种子。瞬间,湖中长出了一种姑苏人以往从未见过的植物——芡实。后来,人们为了感谢金鸡送芡实,将金鸡飞临之湖称之为金鸡湖。

          
但苏州民间更愿意相信金鸡湖是因为琼姬女的美丽传说。
据说春秋时期,勾践进贡了西施之后,夫差便只顾和西施在城西灵岩山姑苏台享乐游玩,不理政事。夫差聪慧的女儿琼姬发现勾践别有用心,多次提醒父亲提防勾践。可夫差没有听信她的话,反而受西施挑拨,把琼姬赶到苏州城东大湖中的一个荒岛上去“面湖思过”。后来,越国军队兵临姑苏城下,夫差为了保命,准备把女儿作为“礼物”送给勾践请罪求和。琼姬得知这个消息后,痛不欲生,跳湖自尽。后人为了纪念琼姬,便把这个湖泊叫做“琼姬湖”,把她所葬的地方称为“琼姬墩”。由于吴语中的“琼姬”念起来和“金鸡”的读音相近,渐渐地 “琼姬湖”就被人们称为“金鸡湖”了。

        人们之所以愿意相信后面这个故事,不光是因为它与历史有关联,还因为故事中的这个女子,她为了国家,不畏强权勇于进言,宁死不做亡国奴的气节。她让我们想到了什么?想到了当今社会的奢靡之风,有的人为了钱可以不要名节,不顾廉耻,甚至出卖自己的灵魂。
多么清爽的湖面呀,眼前的金鸡湖波光粼粼,湖面中倒映着对面的高楼座座,蓝天上白云悠悠,与上所想相差万里。这也是网友们经常调侃的理想太遥远现实太残酷吧!眼前金鸡湖的美丽是理想,而残酷的生活皆是现实。理想与我们有多远,眼下,也许我们只能远远的望着吧!

       
自2007开始,金鸡奖评奖地永久落户苏州金鸡湖,是金鸡奖借助金鸡湖之美还是金鸡湖因金鸡奖助力,也许兼而有之吧!

        在金鸡湖的湖边我突然望见了网络上盛传的那条硕大的秋裤, 她雄伟壮观,这条硕大的秋裤似乎能够盛下整个金鸡湖的湖水。这就是网络上赫赫有名的大秋裤吗?它威武地坐落在距离金鸡湖不远的地方,站在湖边我拍下了它威严的站姿。这是被称为 “世界第一门”的苏州“东方之门”。这座东方之门可否有紫气东来之意?我望着着座高达三百多米的宏大建筑,天上的云儿随风飘过眼前的雄伟建筑,在它的顶端云儿并没有飘进它的门。原来今天的东方之门依然没有高过云端,即使你高过了云端也阻止不了云儿的脚步,它是自由的。任
万千金箔流转时光匆匆,任风情万种萧蔷世人蜚语,感九天情怀,慨万物仟缘,只为那尚在久远的一觖。

        车子离开了金鸡湖在太湖的西侧行驶,刚刚还秋高气爽的天空此时却雾雨蒙蒙。太湖被一片迷雾笼罩,而我们的车子似行驶在一个美丽的梦境之中,而我的灵魂也似脱离了车里几个姐妹唧唧咋咋的欢笑声进入了太湖。

         太湖美 太湖美 美就美在太湖水...一个女子的歌声进入了我的耳膜,举目四望,没有见到人,而歌声似乎是从四面八方飘近自己。我不在遥望,闭上眼睛欣赏着这美景,倾听着这来自遥远的歌声。

太湖西侧雾中行
雨打湖面添愁情
疑似鸟儿叹秋色
划破迷雾到船家


       西湖曾经有多少文人志士称颂过?我们数不胜数 ,用言语来赞美西湖乏力也。导游说西湖边上的那座桥是情人桥,来到这里上去走一走会有姻缘到来。与几个朋友一起走上导游说的情人桥,眼下的时节还不到游人如织的地步,西湖是静怡的。一曲“二泉映月”把我的目光吸引到了湖边,一个老者坐在湖边的一块青石上,用二胡对着湖水倾诉着,我慢慢走下桥,轻轻的来到他的不远处凝望着眼前的老者。老者的右手似有残疾,我不敢多看似有不敬。只站在原地倾听他的倾诉 
 阵阵秋风吹动着他的青衫袖 
  
似问知音何处有

一声低吟一回首
只见月照芦狄洲
...
天地悠悠
唯情最长久...

       不知何时,曲终人去,我扔站在原地傻傻的望着那碧波粼粼的湖面。朋友拉了我一把说:“人都走了,你还傻站着干嘛?”是呀,我还傻站着干嘛?离开湖边走去停车场,在停车场的入口处有几个小商贩在推销饰品。他也在那里,还是那把二胡,奏的却是一曲不知名的曲子,他的脚前面放着一个铁罐子里面有几个一元的票子。可在湖边的时候他的面前并没有这样一只小罐呀?难道是怕破坏了那美景?

 

       眼前人的衣装因此不在破旧,他的头发也因此不在凌乱。兜里只有十元一元两张小钞,我为囊中羞涩而愧疚。走到他面前,不敢望向他的脸,在那只小罐子上轻轻的放下那张十元小钞。似做了错事般快步离开。从此,这湖在我的心里永垂。

  评论这张
 
阅读(260)|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