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童心中的童话

愿意让你的手牵引,渴望心儿随着你飞扬,枕着油墨的芬芳入眠,牵着月光如梦...

 
 
 

日志

 
 

【原创散文】阿哼  

2010-07-03 22:39:09|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文字/ 芊芊若水

 

       周末上午,好大的太阳从窗外射了进来,照在身上不光是暖暖的,还会让你的汗水顺势而下,我喜欢汗水流出来畅快的感觉。可这样的太阳却常常要嗮伤我裸露在外的皮肤,当然,也许它是无意的。在家里只要不是特别的难受我是不会开空调的,也许是为了环保,更也许是为了省电。不过我依然喜欢流着通透的汗水,然后把自己泡在浴缸里,捧着书读到自己想从浴缸里出来为止。

       阿哼打来电话,问我是否吃饭,我如实地告诉他,早餐吃了两个煎蛋,两个西红柿。她哈哈大笑起来,说:“原来你把它们放到肚子里进一步加工成西红柿炒鸡蛋了。”我说:“那里呀,鸡蛋是主食,西红柿是饭后的水果。”她说要请我去吃‘江湖煮’第一次听到这样的名字,问她是什么东东,她说去了就知道了。听起来蛮诱人的,我痛快地答应下来。她告诉了我地址,说中午在那里不见不散。

        在太阳最火热的那一刻,我来到了阿哼告诉我的地址,一个整洁的小店--江湖煮 麻辣烫,唉,这个阿哼,一定是故意耍噱头,只告诉我前面的三个字,怕说了后面的字我不来。阿哼常常请我吃饭,简单的西餐、面馆、各种她可以发现的小吃,不管它藏在角落还是边缘,阿哼总是能找到,自己吃过了感觉好就请我来一起吃。这个小店在一个小巷子的进口,对她来说这里还不算是难找。

        进了店门看到阿哼已经与女儿一起坐在那里等我了,看我进来,从我手里拿走了我的包说:“你跟着小蚁去吧,让她帮你点。”我说“别动我包包里面的钱呀。”阿哼回敬了我一句“德行”。小蚁是阿哼的女儿,一个白净漂亮文静的女孩。小蚁拉着我的手来到了众多的菜品前,帮我选了一小筐交给了服务人员,然后让我自己去调制蘸料。和小蚁一起做事,是一件比较惬意的事情,因为和小蚁在一起,比与阿哼在一起更加随和随意。

        端着调好的蘸料回到座位上阿哼接过了我的消费单子说:“我一猜你们就得选多了,我告诉你吃不完不让你出门。”我微笑着不说话,小蚁不高兴地看着阿哼说:“你什么意思,叫人来吃饭还不让吃饱吗?姨,别理她,就剩。”看了小蚁一眼,我依旧微笑着对阿哼说:“我警告你,我的碗端来后请你不要伸筷子,否则我还点一大碗。”阿哼不满意地说:“什么意思,你们两个还成了统一战线了,一起欺负我。”这个时候她点的东西到了,我说:“快点把嘴赌上吧。”她横了我一眼:“馋死你。”

       阿哼就是这样一个人,对你好她会反复强调,就是要你记得,而我却从来不把谁的好挂在嘴上,不理。慢慢地她也习惯了我,而我也习惯了她,就像一个锅子用小火慢慢熬出来的粥,粘稠在一起。阿哼喜欢把自己的东西与别人分享,可也希望别人因此报答,更希望别人不要忘记她的好,可越是希望越是失望,亲人朋友似乎都逐步远离了她。

【原创散文】阿哼 - 芊芊若水 - 童心中的童话        阿哼有一个妹妹,从十几岁就在她的身边,阿哼与其说是姐姐倒不如说是母亲,她包揽了妹妹的许多事情,可偏偏这个妹妹就是和她作对,介绍的对象十几个,妹妹偏偏自己选一个嫁了,阿哼为其准备了一些嫁妆,嘴里说着发狠的话,却流着泪嫁了她。妹妹的家庭环境不好,她照顾妹妹生孩子,把妹妹的孩子当自己的孩子放在身边养着,吃的、穿的、用的都是阿哼准备的。可到如今也基本不太来往了,阿哼骂她忘恩负义,说她为了上网每天早晨给孩子吃方便面,中午吃小贩卖的包子,不卫生。说她吃过饭就想走也不收拾,快过年了也不过来帮她打扫一下卫生等等。我因此常常劝她,人家有自己的家,自己的生活,你就不要多管了,再说,她自己的家里也要收拾的,还带着孩子事情也挺多的。阿哼却骂她要懒死了,骂是骂,关键的时候却常常去帮助她。妹妹说单位领导要检查,自己忙不过来了,她就顶着大雪跑到她的单位帮她干活。风雪中却累了满身的汗。

      去阿哼家里几次看到吃过饭后妹妹在收拾残局,阿哼与小蚁逗妹妹家的孩子玩。时间久了,妹妹不高兴了,因为她十几岁的时候就帮姐姐干这些活了,可小蚁已经二十几岁了,阿哼却从来不让小蚁干活,我知道阿哼是怕小蚁伤了手,她常常夸小蚁的手脚漂亮。

       阿哼说有一次她带着妹妹和妹妹的孩子、还有小蚁去吃饭,妹妹去了卫生间,阿哼给小蚁、妹妹的孩子各点了一块牛排,自己点了白米,给妹妹点了一个炒饭,妹妹回来就不高兴了,嫌阿哼没有等她自己点,嫌阿哼给她点了便宜的了。过了没有多久因为小蚁的生日妹妹没有来,彼此就基本不来往了。

       与朋友一起吃饭,常常是阿哼做东,因为她喜欢买卡,更喜欢用卡结账。服务人员喜欢刷卡是因为少了很多麻烦。我想阿哼喜欢请客,是因为想拥有这个朋友。阿哼还有些不舍,是因为她不是很富有。阿哼一点也不想浪费,吃饭的时候她的眼睛似乎在监督者眼前的每一个人,包括别人结账的时候,在她的监督之下,前几年与她常常一起吃饭的一个同事,也失去了被监督的勇气,一年前偶尔和她一起吃饭的一个女友,似乎也少有往来了,只有我这个二十几年的朋友依旧陪着她吃饭聊天,对她的监督视而不见,。听着她讲这些人如何忘恩负义,偶尔我会想是否有一天她也会骂我忘恩负义,我是否也亏欠她?

       上班的路上路过阿哼的家,偶尔会买一些阿哼和小蚁喜欢的水果带给她们,因为她们那里去市场比较远。每次刚刚进到她的门口,小蚁就会洗一些水果端给我,看着我吃了才罢休。这个时候阿哼就恨恨地说:“对姨比对我还亲,跟她去吧。”而我也拉着小蚁的手说:“走吧,宝,跟姨去吧,离她远点。省着她凶你。”阿哼依旧恨恨地说:“快点走,永远也别回来了。”

       阿哼没少安排亲戚们的事情,可最后人家却都不领情,钱没有少花,气也因此没有少生。劝也劝了,说也说了,往往也只有我,才说说她的缺点,虽然她嘴上不领情,或多或少却也改变一点。也许因为这,小蚁常常对我说:“姨,我不在家的时候,你要常常叫上我妈一起出去玩、去旅游、去吃饭。”

       也许往来之中彼此并没有多少亏欠,也许因为我的好脾气,也许因为我们多了一份亲情在里面,也许交往中融入的不光是物质的。总之阿哼依旧是我要好的女友。

 

  评论这张
 
阅读(167)|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