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童心中的童话

愿意让你的手牵引,渴望心儿随着你飞扬,枕着油墨的芬芳入眠,牵着月光如梦...

 
 
 

日志

 
 

故事与人生(16)  

2010-06-12 22:44:54|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文字/芊芊若水

每一天阅读着圈子里、网络上的文章,每一天会阅读到几十首诗。对古诗词我一知半解,却每一天都要对作者的诗词进行评论,深感惭愧。虽然如此,却从未想到去学习,就一直这样令自己一知半解地去乱评。倒是也没有人找上门来说我的不是,这就是文人的不是了,既然没有人指责,我依旧依着博友诗歌的内容、诗意,加之参考别人的点评进行着我的评论。

曾经一个博友在我的博客里指出了我用那与哪的错误,令我很很的记忆了一下字典上的用法,随之而来的是多数时候不会用错了,很高兴有这样的博友。

其实,我并不曾为自己的错别字脸红,因为我已经习惯了别人告诉我错别字,偶尔语言上也会有这样的错误,如果是熟人会帮助我指正,如果不是熟人也许会背后笑话我吧。从工作至今,已经有过几次这样的事情了,感谢帮助过我的人,是你们让我有了下次不犯错误,不被人背后耻笑的机会。

故事与人生(16) - 芊芊若水 - 童心中的童话在我该努力读书认字的年代,课本上简单的课文也不会完全学习到的,常常是这个运动那个运动的,会抄写报纸,写批判文章就好,还记得那个小帅领导的运动,还记得那个从此上大学不用考试的运动等等。我辈上课的时候经常是听广播、读报纸,还记得小学的时候,一个老师教过我这样一个常用字‘餐’老师说“大家都管这个字念can,其实,这个字是一个多音字,正确的念法应该是suen。”那一天我回到家里,吃饭的时候,对家里说了老师说的话,可家里包括不识字的妈妈都说老师说的不对。我那个年龄正是眼里老师永远是对的年龄,可怜的我只好与同学说,同学都说家长说了,老师说的不对,而我们在字典上也找不到老师是对的答案,只好疑惑了好多年。

喜欢读书的我,年龄小读书的时候常常是顺着意思读下去,因为那个时候不认识的字太多,而查字典很费时间,记了这个就忘记了那个,好在我们的祖先事先考虑到了我的难处,在创造字的时候让多数字读半边就可以了,读到不认识的字的时候,懒惰地顺着字义读半边就糊弄过去了,后来虽然一直在上学,可有些该学的字始终都没有学到,平时又不思进取,没有刻苦补习那残疾的一段,因此,我的文从来不敢成为章,为了那些残疾的记忆,虽然写了文出来,大概也是残疾的吧?更也许因为残疾怕了也说不定。还记得博友方明贵曾为此留言说我很谦虚。其实,我知道自己半斤八两,并不是因为谦虚,光芒下的瑕疵有的时候会让人无地自容,不是脸红的问题了。

不脸红是因为大家看不到我脸红而已,其实,内心还是很羞愧的,为自己、为那个时代的愚昧羞愧。

发现现代诗被诗人们鞠上了这个时代的烙印,超猛的形容词狠狠地鞭挞着我的眼球,我为此羞愧,我自己的想象力羞愧,可不知道为什么,我依然固执地喜欢那些平凡朴实的文字诗句,读这样的诗,亲近、自然,我想也许我更适合读这样的诗句吧。与用美丽的词句堆积起来的文章比,更喜欢那些贴近身心、娓娓道来的文字,每次读到这样的文字都会很欣喜,用心去感悟。我想在我的心里这样的文才应该是美文吧!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