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童心中的童话

愿意让你的手牵引,渴望心儿随着你飞扬,枕着油墨的芬芳入眠,牵着月光如梦...

 
 
 

日志

 
 

[小说]雪域男儿(5)  

2009-02-16 13:42:08|  分类: 雪域男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说]雪域男儿(5) - 芊芊若水 - 童心中的童话

原创文字/芊芊若水

 

        我的信件刚刚寄走的第二天就收到了他的第二封来信,他一定没有收到我的信件就又写了第二封信。这次没有人相信这封厚厚的来信,是我的亲戚的来信了,因为这信封的重量和上次的一样,是超重的。一起工作的妹妹千千是一个小调皮鬼,一把就把信件拿到了她的手里,藏了起来,非要我交代是什么人给我写的信不可,并且吓唬我说:“你快点交代,否则我就打开看了。”我知道她不会打开看的,就笑吟吟的看着她不说话。

        这个时候刘姐出来打圆场,笑眯眯的从千千的手里拿到了那封信,仔细的看了看封面的地址和信封,又掂了掂信的重量说:“让我猜猜,这一定是一个男人写来的。”随即看了看我又说:“而且是一个喜欢你的男人,否则不会写这么多。如果是这样的话,这应该算是情书了,按理说这样的信是不能看的,是隐私。不过,看到来信信封上的地址,大家都比较感兴趣,我们也想知道这个人所在地的一些事情。信还是给你自己看,不过你要把信里面可以公开的部分念给我们大家听听,这样可以吗?”几个男士也纷纷表示赞成,正值中午工休时间,我看着身边这5位瞪着眼睛,等着自己表态的人。知道无法拒绝他们的要求。可嘴里还是不依不饶。

        “哼,还以为刘姐是帮助我,原来是跟他们一起来欺负我。”我开始对着刘姐撒娇。

        刘姐依然笑眯眯的说:“我可是真的帮助你哟,你要是不领情,我就把信交给千千了。”

        我赶紧假装害怕的说:“刘姐,领情领情还不行吗?给我吧,我遵命就是了。”

        刘姐把信件递给了我,众目睽睽之下,我打开了那本来属于我私人的信件,说心里话,我还真的想让大家都知道知道有这么样的一群人,给我们优越的生活添加一剂清凉与芬芳。就这样我开始念齐嘉的来信。

       “刚刚回到队里就被队友包围了,他们问我是否带回好消息了,我看着他们一个一个期待的眼神,好像在期待自己的老婆,他们看似比我还着急,如果你也看到了他们的表情,一定不忍心让他们失望的。我嘿嘿的笑了起来,他们看我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仍然追着我问,我深沉的说各位战友让你们失望了,没有姑娘肯嫁个我。我刚刚说完,他们就冲上来打我几拳,说我是笨蛋。因为我离开队里的时候,大家都仔细的叮咛了好多,给我讲了很多的道理,让我不要眼界太高,找一个可以过日子的姑娘就可以了。依着我的条件,找一个这样的姑娘并不难,可我还是没有找到,大家失望的看着我,可怜巴巴的露出了怜悯的表情,好像他们没了老婆似的。

        我们这里已经开始冷了,尤其是晚上,冷风吹来草原上又没有什么遮挡,如果衣服单薄一些似乎这寒风会直接吹到身体上,侵入肌肤,白天艳阳高照的时候大家还穿着一件单衣,到了晚上就要穿上棉衣御寒了。到了冬天更是偷猎者猖狂的时候,而我们由于御寒的衣物是笨拙羊皮袄,又厚又重,大家穿上它以后还要骑着马在草原上跑,比夏天的时候慢了许多。而那些偷猎者大多是开着越野车跑,我们有的时候真的是很无奈,眼看着他们把藏羚羊带走了,而我们却追不到,你也许要说我们笨,为什么不记录下来他们的车牌号,可你不知道,他们的车牌号都是假的,记录下来也没有用的,他们都是有备而来,有的时候他们看到我们来了,把打死的动物仍在那里他们就跑了,我们只能望着受了重伤的动物在我们的眼前死去,那种感觉令人非常的悲伤和难过。记得有一次,我们正在追踪几个偷猎者,在距离他们不远的地方,发现了他们打倒了一只藏羚羊,我们加快了追赶的步伐,同时鸣枪示警,他们不得已扔下了打到的藏羚羊跑了,我们几个跑倒了藏羚羊跟前,看倒这是一只快要做妈妈的藏羚羊,它还没有死,睁着一双流着泪的眼睛看着我们,我这个时候似乎感觉倒它在望着自己的肚子,原来它的肚子还在蠕动,是它的孩子在肚子里活动,它哀伤的轻叫了一声,求助的看着我。大家看了它的伤口,已经无法救活它了,它因为有了身孕,所以奔跑的慢了很多,这样就成了这些人的牺牲品。大家都伤感的看着这对母子,为自己的无能为力而自责。藏羚羊妈妈哀求的叫着,看着我们依旧流泪,几个大男人都哭了,可藏羚羊还在看看我们,再看看自己的肚子,原来它是让我们救救它的孩子,趁着妈妈还没有死去,我们选举了一个人抛开了它的肚子,果然它的宝宝还很好,羊妈妈看了一眼羊宝宝不再哀叫,安详的闭上了眼睛。我们用羊皮袄包裹了这只羊宝宝,把它带回了队里。有的时候真的想把那些偷猎者抓住狠狠的打他们一顿,让他们彻底清醒清醒。哎,真不知道到了何时人类才能和动物们和平共处?

       说了一些令人伤心的事情,让你也跟着难过了吧?我的队友知道了我有了你这么一个远方的通信朋友都让我替他们向你问好!以后把我们的合影给你寄去一张,因为目前我们还没有合影,大家说了有机会一定一起照一张合影。老骆驼的身上带着一张老婆和儿子的合影,都让他磨的快看不清人了,他说下次回去换一张清楚的。”

       念到这里我哽咽着念不下去了,千千趴在刘姐的肩膀上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姐,这是他们的生活吗?我好像是在听故事,我们是生活在同一个时代的人,而生活上却有这么远的差距,他们过着这么艰苦残酷的生活,还要和那些可恶的坏人打交到。”刘姐的眼圈也红了,“是呀,我们该帮帮他们,让他们穿上轻便的棉衣。”

 

 

 

  评论这张
 
阅读(214)|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