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童心中的童话

愿意让你的手牵引,渴望心儿随着你飞扬,枕着油墨的芬芳入眠,牵着月光如梦...

 
 
 

日志

 
 

【原创小说】兰花--1  

2008-02-17 19:55:32|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文字/芊芊若水

 

        兰花中学毕业了,虽然是高中毕业也只是上了九年学。那个年代提倡学制要缩短,在学校的几年兰花也并没有学会多少东西,就是常常需要交上去的批判稿还是从报纸上抄的。毕业以后,无所事事的兰花认识了朋友胡青。一天胡青约兰花去另一个城市玩两天,兰花说自己没有钱,胡青说:“不用你拿钱,我这里有。”上了火车,兰花才发现胡青不是一个人,车上还有两个男孩和一个年龄较大的人认识胡青。胡青此时介绍兰花认识了大哥李然及两个与兰花年龄相仿的男孩小个子和快刀。胡青叫大哥的那个李然一脸严肃地看着胡青说:“你咋带一个女的来?”“大哥,不是你说让我找一个帮手的吗?”李然望了一眼兰花对胡青说:“好好教她规矩,听话。”说完又看了一眼兰花,就一个人离开了。兰花知道后面这两个字‘听话’是对自己说的,望着李然离去的背影,兰花突然感到一种莫名的恐惧袭来,明明李然的那两个字并不严厉,可兰花却感觉这两个字如一把刀子扎进了她的心,令她感觉到一种突如其来的痛与恐惧。

       车上人不多,兰花坐在一个靠窗的位置看着外面闪过的异地风光。过了一会,胡青告诉兰花就坐在那里,不要动,他一会就回来,然后和拉着小个子和快刀逛到别的车厢去了。大哥李然并没有与兰花在一起,也没有与胡青一起,不知道跑去了哪里?剩下兰花一个人,她心里有点害怕了,她并不知道自己具体怕什么?怕胡青把自己仍到火车上,自己没有钱回家么?还是怕这几天陌生的男子带给自己伤害?也许两者都有吧!她想离开,可她又不敢动,那个叫李然的脸再次浮现在眼前,他看起来很严肃,一脸的阶级斗争,好像谁欠他的。他虽然没有好好正眼看兰花一眼却让兰花感觉到了怕。

       车窗外闪过的景色也不能令兰花提起精神来,眼睛望着外面的景色可心里却一直忐忑不安。大约一个小时的时间,胡青回来了,拉上兰花一起去厕所,兰花望着胡青说:“要去厕所你自己去,我又不想去,就是想去我也不用你和我一起。”胡青小声地贴着她的耳边说:“和我一起来,有事情要办,是真的,我向毛主席保证。”这年头,只要想让别人相信自己,加上一句‘向毛主席保证’就证实了自己一定是真实的,诚恳的了。兰花望了一眼胡青看他不像是说谎,就随着胡青去了厕所,胡青从自己兜里拿出来四五个钱包,把里面的钱全部掏了出来,从里面抽出来两张10元揣到了自己的兜里。剩下的全部交给胡青说:“你去前面的车厢,看到李然后把这些钱交给他,别说我留钱了。”然后把钱包从厕所下面的通道仍了下去。“钱包都是谁的?为什么扔掉?”兰花带着疑问,“你就别问了,以后这个工作由你来做,我把钱包交给你,你找个地方把钱掏出来,钱包处理掉就行了。”

      “啊,你偷的?”“别那么大声,要不哪里有钱出去玩?我们这一路要去好多地方,我们几个都是没有工作的,要是没有大哥带着,我们不可能出来的。大哥说要带我们去见识一下外面的世界,这不掏钱的买卖是白来的吗?”胡青的话让兰花很吃惊,可是去很多地方的诱惑,加上之前李然的话让她没有说什么,再仔细想想也不用自己去冒险。钱包是由小个子和快刀还有胡青偷来的,然后交给自己的,自己把钱包处理掉就把钱交给大哥李然,相对来说好像没有什么风险。

       此后的兰花早已经淡忘了父母的责骂,每天变幻的生活给了她新的刺激,提心吊胆的扒窃同样刺激着她的神经,同伴带给了她一个全新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兰花忘记了自我,忘记了自己所受的教育,陶醉在新鲜刺激的生活中,小个子和快刀不失时机的炫耀他们的本事,常常说要教教兰花,还说兰花要是做就更隐蔽,没人防备女孩子的。兰花也常常害怕,害怕他们扒窃的时候会被抓到,经历过几次险情后,兰花才知道胡青主要是做掩护,关键的时候大哥也会偶尔出马做掩护。出手之前他们彼此都装作不认识对方,如果被发现胡青就会拦住追赶的人,为小个子与快刀离开赢得时间。

        兰花有自己的想法,她虽然很享受同伴带给她的生活,同时她也知道偷东西是不好的行为,自己不想学,所以每次他们要教她的时候,她都是笑笑或者说自己笨学不来,兰花并不喜欢他们,包括胡青,可自己一个人也回不了家,更不敢得罪他们,只有默默地跟着他们的脚步。几天以后兰花就开始想家了,想妈妈做的饭菜,想家里温暖的床铺。

        所到之处住店都是要户口本的,他们没有户口,晚上就找个没人的地方过夜,蚊叮虫咬的。每到此时兰花就会想起那个外国电影里的拉兹,那个小偷,如今自己与他有了同样的遭遇。自己也成了小偷的帮凶,一个人安静下来的时候兰花常常会责怪自己,虽然书读的不多,可也不能做一个坏人的,那是自己从小就嘲笑的那种人。也因此,兰花日夜盼望着回家,常常鼓动胡青与她一起回家去。可胡青似乎有点怕大哥李然,一直说等一段大家就一起回去了。风餐露宿的生活令她黑瘦了许多,李然虽然没有对她做什么,可兰花依然害怕他的目光,每次他望向她的时候,她都会不自觉的打一个寒战。一个月后这样的日子兰花终于熬到了头,他们回到了出发的这个城市,兰花也终于回到了家里,找不到兰花的爸爸妈妈正在着急,看她回来了问她去了哪里?做了什么?她什么都不说。为此,兰花的爸爸很很的打了她,要不是她妈妈,兰花也许会被父亲打死的。兰花的妈妈望着兰花黑瘦的脸庞,又是心疼又是痛恨,为而防备她再次跑出去,父母就把她锁在了房间里不让她出去,兰花也从此和那些人失去了联系。半年以后,兰花被分配到一个矿上工作,在办公室做打字员。虽然距离家比较远,可也不用下矿,工作还不错,如果不是距离城市远,这样的工作也不会落在兰花的头上。

        那件事情过去一年以后,一场严厉打击盗窃分子的活动刚刚开始,那个运动简称‘严打’。小个子和快刀因为臭名昭彰很快就落入了法网,得知消息的兰花开始惶惶不安。她告诉了妈妈自己出走的那一个月所做的事情,妈妈望着兰花说:“这个社会是无法遁形的,每一个人的社会关系都明明白白在档案里,到那里也避不过去。兰花不想坐牢,她可不想进入那些坏人呆的地方,与那些坏人在一起。妈妈也只是叹着气,愁眉不展。       

             

  评论这张
 
阅读(367)|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